????秦怀玉从他怀中挣脱出来,正色道:“长清,你方才说钦天监是么?”

????听得她这话,顾明渊有一瞬间的茫然,旋即明白她说的是什么,因点头道:“不错,怎么了?”

????秦怀玉深吸一口气,道:“我跟你说一个人,你可以去查一查他——李秋。”

????这话一出,顾明渊的眉头也皱了起来,缓缓道:“李秋,他是做什么的?”

????秦怀玉咬了咬唇,道:“此人是钦天监的,但具体是什么职务,我不大清楚。但我想,他应该跟你要查的线索有关。”

????她那会儿是被顾明渊的伤势占据了全部身心,这会儿冷静下来,再回想跟他说的话之时,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,顾明渊所要查的地宫跟钦天监,她怕是真的知道些线索的。

????当时拿到手的那一幅地图,还有地宫里的布局,可不就是自己前世看到陵寝的布局差不多么?

????只是当时她还隐约怀疑过这二者有没有关联,如今顾明渊却是已然查到这上面来了。

????若是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联系,那么在几年后负责建造地宫的李秋,必然跟这事儿逃不开关系!

????这也是秦怀玉为什么会出一身冷汗的缘故。

????因为如果顾明渊所查的事情跟自己所想的一样的话,再加上他所说的岭南西楚勾结,那么那个地宫早已经被建造好,这个李秋,恐怕就是棋子!

????只是前世里那个时候,李秋的官职隐约是监正,但是现在是什么位置,她就不知道了。

????见秦怀玉的神情格外的严肃,顾明渊也不由得蹙起了眉头,问道:“你为何这么肯定?”

????倒不是他怀疑什么,只是秦怀玉这模样,倒像是在笃定些什么异样。

????听得他询问,秦怀玉却是滞了一滞,她能够准确的说出人名,但并没有什么站得住脚的解释。

????难不成,让她跟顾明渊说,这都是自己比别人多了一世,所以才知道的?

????若不是自己真切的发生过这些事情,秦怀玉也只会当做是谬论。

????更何况,前世的事情,秦怀玉是打算烂在肚子里的。

????不能说。

????所以她想了想,还是编了一个借口,含糊其辞道:“先前忘记在哪里听到过了,仿佛记得他在参与建造陵寝。你说地宫……我就突然想到了。”

????这话倒也还算是勉强能说得过去,毕竟给皇帝建造陵寝的之人没有完全对外隐瞒,秦怀玉的父亲又是秦毅,若是真的秦毅他们谁说过,或者听到谁曾经念起过,秦怀玉偶然记得并不奇怪。

????奇怪的是她现在的表情。

????顾明渊垂眸看了她一眼,到底是点头道:“本王记下了,回头就让人去查。”

????不管如何,秦怀玉总不会害他。

????他知道秦怀玉的心里隐藏着一个秘密,但那个秘密,她并不想告诉其他人。

????既然如此,他便装作不知就好了。

????总归天长日久,总能得到她对自己完全敞开心扉的一日。

????见顾明渊不再追问这个事情,秦怀玉这才悄然松了口气,想了想又道:“王爷日后再查什么事情的时候,切莫再以身犯险了,有这一次已经够了,您……不再是一个人。”

????听她话里的后怕与担心,顾明渊不由得失笑,将她搂在怀中,低声笑道:“王妃放心,日后不会了。”

????听得他这话,秦怀玉则是哼了一声,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算账:“您这话我勉强相信了。但是——别以为你这次瞒我的事情能就这么算了,等你好了,咱们再算账!”

????眼前姑娘一脸娇嗔,看的顾明渊不由得低笑,到底是配合着她点头:“本王再也不敢了,至于这次,认打认罚,王妃觉得可好?”

????见状,秦怀玉只笑了一笑,算是将这事儿揭过去了。

????只是靠在顾明渊怀中的时候,秦怀玉却是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。

????至少,那个借口,他应当是相信了吧?

????……

????顾明渊这次虽然引发了旧疾,但到底不算重,张成林将药给他包好,让他去温泉里泡药浴,便将二人给赶走了。

????至于那个被抓住的人,已然审问出了答案,便无需顾明渊再操心,而是交由下属将人秘密看管了起来。

????辞别了张成林之后,顾明渊带着秦怀玉重新回了别院温泉,他还在假期之中,城内的布局还未完全收网,此时还不能直接回王府。

????马车一路悠悠,车内燃着熏香,满车都是清淡安神的味道,秦怀玉靠在顾明渊怀中闭着眼,只是脑子里却是十清醒。

????这次的事情,秦怀玉到底在心里埋了一颗疑问的种子。

????顾明渊这两日在做什么,虽然跟自己讲的含糊,但秦怀玉却是隐约的勾连起了一些线索。

????他明面上自然是怎么简单怎么讲,但秦怀玉总在里面听出几分惊心动魄的味道。

????这些事情,仿佛勾连起了一个惊心动魄的事件,虽说她现在还不能完全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????但只是那冰山一角,却足以让她心头震撼。

????他们所查之事,若是真的掀开来,怕是要惊动整个西楚了。

????顾明渊不知她在想些什么,抱着她,轻轻地拍着她的背。

????他拍背的手太过轻巧舒适,让秦怀玉的脑子只清醒了一会儿,便被他这动作闹得有些昏昏欲睡起来。

????那些事情没有头绪,秦怀玉索性不想,只是在他怀中寻了个舒适的姿势,不多时,她的呼吸便悠长了起来。

????……

????接下来这几日,顾明渊跟秦怀玉过得可谓是十分悠闲。

????因着不用上朝,所以顾明渊每日带着她上山打猎下水摸鱼,这时节虽然百花已谢,却有那百果成熟,夫妻二人采摘果子山中野炊,过的好不悠哉。

????这其间,顾明渊也曾经出去过几次,秦怀玉心知他是为着先前的事情,所以并不问他详细的情况。

????不过他每次回来的时候也都很快,至多一个下午便归来,且除此之外身体也再没过受伤的情况,倒是让秦怀玉放心不少。

????这般快乐的日子持续了十余日,秦怀玉在这儿过的,总算明白了山中无岁月的乐趣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288/64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