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“卫星答应我,咱们下辈子还要继续纠缠下去,就算天地不容,我也不会离开你,哪怕再被追杀八十年我也愿意。”

????蒋飞妍说着主动抱上了卫星,亲吻着他早已被啃食的仅剩牙齿的嘴,拿匕首的左手高高举起,流着泪重重落下,扎在卫星的颈部。

????蛆虫们突然暴走,像疯了一样往蒋飞妍身上涌,蒋飞妍也不躲避,松开拿匕首的手,用尽全力抱住了卫星。

????“下辈换我去找你,我一定可以先找到你,不会认错。”

????蒋飞妍和卫星一起被大批的蛆虫吞噬,一旁的莫问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那个想让自己金盆洗手的男人,不过是将自己错认成了他的前妻!自作多情的居然是自己!

????“快救人啊!你们不是也不是人吗?救救他们两个啊!”莫问就近勒住玖雅的脖子,威胁着站在一旁发呆的韩王,拾亿和紫苏。

????“你神经病啊,我又不认识她是谁!恶灵反噬,碰一下就跟那个女人一样尸骨无存了!”紫苏嫌弃的说着,卫星和蒋飞妍的骨架被蛆虫压夸,突然倒塌碎了一地。

????“有道是阎王要你三更死,谁敢留你到五更。”白无常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,从怀里拿出一块怀表看了眼继续说:“蒋飞妍,甲辰龙年癸酉月丙申日二十三点四十四分四十五秒,伤口感染身亡。”

????白无常刚说完,黑无常也从黑暗中走了出来,白无常转头看了他一眼“大黑你怎么会迟到了?”

????“去找东西了,买找到来晚了。”

????黑无常说着从身上拿下索命钩甩了出去,从蛆堆中勾起了蒋飞妍的魂魄。

????“人我们带走了,这些阴魂因为被卫星吞噬过,已经不可能再恢复原样转世投胎了,还劳烦众位协助一下毁灭了吧。”

????“等下,卫星呢?”玖雅喊住了要离开的白无常。

????“被体内众恶鬼反噬了,尸骨无存,估计连魂魄都……”白无常说完自己也惊呆了,卫星居然还有魂魄,此时一匹马正努力的从蛆堆内往外拱,抖落身上的蛆虫。

????“这不可能!”紫苏惊呼着想要上前替天行道灭,打散卫星的魂魄。

????却被拾亿拉住“他已经够惨的了,妖身化为乌有,剩个魂魄你还想怎么样?”

????“怎么会没有怨气,这不可能……”黑无常突然开口,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向他。

????他赶紧改口:“我是说他的怨气怎么消失的,他这种差一点就能入魔的妖,不能这能轻易就放下一身修为。”

????“只有一种可能,那把匕首封了他的阴脉,他献祭了妖丹安抚体内众鬼,再加上蒋飞妍献祭了肉身冤孽互抵。”白无常分析着,顺手查看生死簿,确实多了一匹叫卫星的马,死因战死。

????迟到了两千年的死亡,对卫星来说也许是件好事,他终于不用再适应现在多变的社会了,也不用担心被囚禁,错过爱人,他彻底自由了。

????黑白无常带走了卫星和蒋飞妍,大概因为被蛆虫啃食过的原因,两个魂魄之间形同陌路,沉默不语似乎不认识彼此。

????莫问根本看不到黑白无常,趁众人听黑白无常说话的时候,慢慢走到蛆堆前面,伸手在蛆虫中摸索,终于拿出了那把银匕首。

????莫问流着泪,拉拽着身上的衣服使劲擦着银匕首上的血污。

????她在触摸到匕首的那一刻,身体一僵,脑海中拥入了一个凄凉的爱情故事,真实的感觉如同亲身经历过一遍,痛苦涌入心头,哽咽到无法呼吸。

????她看到了卫星和蒋飞妍的前世,那时蒋飞妍是女贼央乐,被卫星俘虏,受尽凌辱,又是在卫星的帮助下逃跑。

????两个人在山林中东躲西藏的过了一个月,一出山就碰上屠村,央乐被匕首上的毒刺伤身死,卫星靠身上的怨气滋养着央乐的身体,强硬留住魂魄。

????在那个战乱丛生意外先行的年代,愣是让央乐活到了九十多岁。

????他们靠劫富济贫养活了一个镇子,随后被镇子上的人出卖,被官府围剿,被能人异士追杀,连自己的孩子都没保住。

????当卫星从崖底上救起,浑身骨折到扭曲变形的央乐时,他发誓绝不让这个女人跟着自己受苦。

????帮央乐认父,册封,替鲜卑族而战,保护央乐,重回汉土,完成这一切,深藏功与名趁夜深人静悄悄离开。

????却被央乐料到,二人骑快马追逐五日之久,马都累死了,央乐还不放弃,追至沙漠,碰到流沙,被卫星再次救活。

????二人虽在一起,身边却始终有追杀,八十余年的相伴根本没有过真正平静的日子。

????莫问突然哭到晕厥,反而吓玖雅一跳,以内莫问被匕首反噬了,伸手去拽莫问手中的匕首。

????“央乐……央乐死了?央乐从一开始就死了?卫星一直用怨气滋养着一个死人?”玖雅也感受到了莫问感受到的一切,忍不住惊呼。

????“所以我爷爷才会追杀央乐,因为她是死人,怀的也是魔胎,一旦降世三界六道不安。”紫苏一副早就知道的表情,一点也不惊讶。

????“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追杀他们,追杀了八十年之久?孩子都没了,他们也够可怜的了。”玖雅被匕首带的怨气侵扰,久久走不出来,央乐几乎是每个月都要死一次,被卫星捡回家救活。

????“既然有阴阳,死人该在哪里不该在哪里,你还不清楚吗?我们的追杀是为了道义。”

????“染血的道义吗?”

????“年代太久远了,无法争辩了,现在也许会更多元化,比以前更包容,但在以前他们两个就必须死。”

????玖雅还想跟紫苏争辩,妖警队增员的人到了,毁灭了地上的蛆虫,运走了负伤的人,也带走了养拾亿。

????韩王也叫来了支援,带走了莫问,和玖雅一起坐上救护车,去医院处理伤口。

????但在行驶途中一阵花香飘过,车内的人无一幸免又全都晕了。

????后车门被打开,一位小巧到只有一米五的粉衣女孩,出现在门口对着韩王微笑。

????“我……我想跟她道个别。”

????“可以啊,但别忘了,玉碎了,你已经输了!”

????女孩的话还在耳边回荡,救护车却依然在行进,车门并没有被打开,刚才的一切仿佛都是自己的幻觉。

????另一边,在救护车发车前,救护车司机醒了,摇醒了鼠小二,鼠小二在车厢内发现了满地的墨迹,马上用随身带的宣纸,在墨迹上来回擦。

????终于赶在护工醒来前,把自己能看到的画爷全装纸上了,正准备去找自己的大哥和小弟汇合时,看到了妖警队的人。

????鼠小二赶紧抱着装画爷的纸躲了起来,他们手里提的笼子里装着鼠小弟,抬的人是自己的大哥。

????更甚至救援车都开走了,监察长紫苏居然留下一辆轿车,直接将老板推了进去。

????鼠小二慢慢靠近轿车,从车玻璃上隐约看到紫苏在往老板身上扑,似乎是想和老板发生点什么,可还没等鼠小二再靠的近一点,听听他们在说什么,轿车开走了。

????鼠小二根本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,自家老板居然和监察……天啊,早知道有这层关系,小弟和大哥也不会被带走。

????自己现在必须赶紧回到店里,复原画爷,让画爷帮自己想办法,如何带大哥和小弟回来。

????可鼠小二刚走出去还没十米远,就看到了黑无常拽着黎姜的衣领发火,黎姜变态狂妄的大笑着,根本没有丝毫害怕。

????他们也看到了鼠小二,对视一眼后,黑无常索命钩一甩,鼠小二身魂分离,肉身直挺挺的趴倒在地上,逐渐缩小化作一只鼹鼠,蜷缩在宣纸上。

????“啧啧,你太心急了,他不带怨气,最多算个妖,你弟弟不一定吃的。”

????“那也比挨饿强。”

????二人再次对视,离开了四方街。

????【尾声】

????莫问在东方没杀人,只是造成了几起人身伤害,被国际组织遣送回西方受审,前往机场途中,遭遇大车祸,尸骨无存。

????从此西方职业杀手圈少了一个叫修罗的杀手,而Z市四方街A店,却多了一个总喜欢对着匕首发呆的莫店长。

????她知道自己追逐错了爱情,想用余生等待,看看能不能再见证这匕首上的爱情。

????终于在六十年后的午后,莫问躺在养老院的躺椅上晒太阳,养老院内的公共喇叭正在播午后新闻,突然一条新闻响起,激动的莫问从怀里拿出匕首,刚要说什么心脏病突发去世了。

????新闻还在继续:“这少女要和自己父亲马场内,刚出生的小马驹结婚,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先不说生物种类不同不能恋爱,单就这小马驹就算真能娶她,马妈妈也会不同的,凭什么自己家刚出生的小白菜,就要被个老阿姨啃了,所以说,想和别的物种结婚的听众朋友们,咱们还是去看心理医生吧。”

????所以说啊,兜兜转了三生三世,马和人还是没有结果,依然是全世界都在反对。

????但愿下世,你我皆为人,不负彼此不违心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悟空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wkbooks.com/book/92545/581/